欢迎光临本站 

热点推荐词:
{}

客户案例

秦朔谈头腾大战:如果我是张一鸣 我只索赔1分钱

文字:[大][中][小] 2019-02-18 10:10     浏览次数:    

  6月7日,中兴通讯在与美国商务部的和解协议上签字,代价是: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新增10亿美元罚款,另缴4亿美元保证金,美国政府向中兴派驻合规监督团队,为期十年。

  中兴6月7日晚发出内部信指出,本次事件“直接原因是少数几名干部和员工的工作过失所引发,但其实质反映了公司在合规文化和管理上存在问题”,今后要强化合规文化,完善公司合规体系,始终把合规作为企业发展的战略基石。

  今年7月1日起,中国将实施一项新的国家标准《合规管理体系指南》(GB/T 35770-2017/ISO19600:2014),它是去年12月29日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起草单位有三个: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参与起草国家的合规指南,相当于是规则的制定者,却因合规文化和合规管理的问题而遭重罚,教训实在惨痛。

  观察中美贸易争端,我经常有一种感觉,中国人更多在谈生意,比如增加进口多少亿美元的美国产品;美国人不仅谈生意,还纠着“生意的生意”不放,也就是怎么做生意的方式方法。中兴,就是在“生意的生意”上被他们抓到了硬伤。

  美国对中兴的立案调查始于2012年3月,德克萨斯州法院给中兴在美国的子公司发出传召函。其实,中兴法务部早在2009年就预计到公司将在出口贸易中面临风险,2011年向领导层提交了《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后来又应领导要求制定了《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但这两个文件都没有得到落实。2012年收到传召函后,中兴内部面临对抗调查还是配合调查的选择,最后“主战派”占了上风,认为中兴作为一家中国企业,不需要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2013年11月,在美国监管机构已在调查中兴违规的情况下,中兴找到了一家无锡公司作为“隔断”,替中兴跟美国的制裁国做生意。

  中兴向美国交了一笔合规的学费。这笔学费太贵了,所有在海外经营的中国企业都可汲取,摊薄。要知道风险因地而异,一些中国的办法在国外未必通用。中国一家银行的业务经理在外国因为洗钱被抓捕,该行的欧洲区总监飞过去交涉,以为可以搞定,结果也被逮捕。

  华为官方网站“合规经营”科目下写到,“恪守商业道德,遵守国际公约和法律法规,是华为全球化合规运营的基石,也是华为一直秉承的核心理念”。2016年,华为在97个国家或地区任命和培养了合规官,华为俄罗斯、英国等100多个子公司都发布了合规运营白皮书。

  我问一位华为员工是如何理解合规的重要性的。他说合规要放在On the top of everything的位置,放在商业利益、每个主管和员工的KPI之上。

  印度著名的软件公司Infosys的创办人穆尔蒂是我非常推崇的企业家,他让我领悟到的是,原则先于生意。

  很多在中国做企业的人会说,营商环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逼良为娼”,“法不责众”,“水至清则无鱼”。言外之意,我们不是不讲原则,是现实境遇让我们无可奈何。

  我想再讲一遍穆尔蒂的故事。1981年5月他和几个朋友在孟买一套狭小的出租公寓里准备创建Infosys,他们确定的愿景不是最大、最多等等,而是要成为印度最受尊敬的公司。

  穆尔蒂说,“公司治理与钱无关,即使我们没有钱,刚创业时就遵守公司治理原则”。

  “也许我们可以靠着游走法律边缘,赚更多钱,但我们绝对不做。现在印度进口软件是零关税,但在过去要150%的税,当我成立Infosys,从国外进口一套软件我们得付150%的税。我老实地付150%的关税,约90美元。但有很多印度软件公司故意把软件包拆开来卖,分成软件光盘及操作手册来卖,因为操作手册在印度不用缴税。他们故意把手册的定价定在整个软件包售价的90%,而把软件光盘片的售价定在售价的10%。这样,他们只要缴交本来150%进口关税的10%。

  “当时我们就要问自己,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我们决定是卖整套的软件包,不拆开来卖。这表示我们赚的钱会比较少,但我们仍坚持要这样做,因为我们要遵守公司治理。而这跟钱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次会议上,大家讨论到对广告体制做出一项改变可能带来的好处。虽然这一改变有可能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但一位工程负责人却拍桌反驳道:这是在作恶,这事我们不能做!屋里顿时鸦雀无声,让人不禁想起老西部片里打扑克的场景:一名玩家指责另一名玩家做了手脚,所有人从桌旁退开,等着看谁会先掏枪。埃里克(注:谷歌前CEO)暗自思忖:没想到,谷歌的这句话真不是开玩笑的。沉默过后,是一场相持不下的讨论,最终,做出改变的提案被否决。

  “每家企业都应不作恶,这句话就如北极星一般,为管理方式、产品计划以及办公室政治指明了方向。这成为你与企业行事的基础,也能防止企业偏离正确的轨道因为,企业文化本身就是正确的轨道。”

  只有当企业文化强调诚信与正直,并且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做出表率时,合规才线

  这个夏天,令不少人头疼的还有“头腾大战”,今日头条和腾讯相互提起诉讼。“头腾大战”没有2010年3Q大战时的剑拔弩张,但通过站队,让网民的心态再一次碎片化,则是相似的。

  表面看,他们在谈“生意的生意”。腾讯认为“今日头条的行为对腾讯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及侵权”,今日头条认为“腾讯利用垄断地位以各种理由、多次进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实际上,他们最关心的都是生意,是流量,是用户的使用时长。

  马化腾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梦想成为一名天文学家,并恳求父母给他买一台价格不菲的望远镜。我希望今天的马化腾仍然能在凌晨时分多仰望一下星空。头条系无法抑制的崛起,有哪些创新和突破(包括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值得腾讯学习借鉴?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生意的生意”。如果把头条的成功归结为“内容下三滥”一类,那就太简单也太偏颇了。如果要利用自身支配性的市场地位,对竞争性产品进行歧视性打压,那就又退回2010年之前的格局了。

  从诉讼策略看,腾讯向头条索赔1元,这着棋不错。相比起来,头条要求腾讯赔偿9000万元经济损失,则显得冒进轻浮。如果我是张一鸣,我只索赔1分钱。萬博体育,原因是,头条无论是利用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网络,通过分析社交账户以了解用户兴趣,构建初始画像和兴趣图谱,从而解决“冷启动”问题,还是利用微信进行分享,其飞速成长和这些“老大哥”们都是分不开的。是非要论,谦卑感恩之心更要有。

  如果张一鸣把头条的成功完全归功于自己天才般的创新,那注定也是虚妄之想。抖音是成功的产品,微信是伟大的产品,微信已走过了7年多历程,而明年此时抖音会如何,张一鸣该好好想一想;电波是一种技术,没有价值观,但电波传递的内容必然有价值观的考虑,张一鸣始终要直面;时长是一种优势,但优质内容不等于堆砌,用户一定会平衡时长和价值的关系,这也是张一鸣要思考的问题。有这么多重要问题要解决,“头腾大战”这类诉讼可以休矣。建议双方都撤诉。谁先撤谁更赢得民心,政府也会满意。

  我之所以说微信是伟大的产品,是因为它通过克制更让人信任。不少互联网巨头都说,微信是一把好牌,我要是有了该怎么怎么打。而微信并不奉行极端功利主义,它真的起到了普惠化的优良基础设施的作用。

  华为公司有一个员工论坛,叫“心声社区”。4月26日,华为企业沟通部在这个社区里发出了一份“《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是产业振兴的根本》传播材料征求意见”。大意是,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而基础研究的根本要靠基础教育。为传递脚踏实地的精神,倡导着眼长远发展、营造加大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投入的氛围,形成了这个传播材料,欢迎网友跟帖讨论拍砖。

  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

  一开始看到这个材料时,觉得是4月16日美国对中兴的“禁芯令”,促成了华为的深层次思考。查资料才发现,2016年5月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任正非就讲到,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是要耐得住寂寞的,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有些人、一生寂寞;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百年振兴中国梦的基础在教育,教育的基础在老师。

  华为有八九万多研发人员,很早就将每年销售收入的10%以上用于研发经费,未来10年会提高到15%。2017年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研发费用达897亿元,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940亿元。根据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华为排全球第6,仅次于大众汽车、谷歌、微软、三星、英特尔,苹果则排第7。在中国,华为的研发投入是排在第二的阿里巴巴的4倍多。

  6036亿是华为的生意,研发与创新是华为“生意的生意”,而“生意的生意”的背后,是华为一直坚持的以客户为中心和以奋斗者为本的文化。生命在于奋斗,奋斗的人生是最美丽的,这就是华为人“生命的意义”。

  我们的身边有太多喧嚣,以至于常常分不清什么是真相,“后真相”(Post-truth)或“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萬博体育美国著名企业家布隆伯格不久前在莱斯大学的演讲中说,现在普遍指责社交媒体传播虚假信息,但问题不只是那些不可靠的信息,还有公众的偏见,他们愿意相信任何给对立方抹黑的信息,“而正是这一点,萬博体育,为所有这些不诚实提供了动力和理由”。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